今天2019年 10月 05日 星期六,欢迎光临本站 公海赌船_欢迎来到公海赌船 



行业动态

占总收入的86%;成本为35.03亿元

文字:[大][中][小] 2019-10-05    浏览次数:    

  IPO后的斗鱼依然面临难题:除了要向大众证明自己不同于虎牙(22.87,-1.20,-4.99%)的竞争力,还要应对快手这种“不务正业”的选手。

  7月17日晚间消息,斗鱼登陆美国纳斯达克(8185.2056,-37.59,-0.46%),股票代为“DOYU”,发行价为11.5美元/ADS,以发行价计算的线亿美元。开盘后,斗鱼每股价报11.02美元,较之11.5美元的IPO发行价跌4.17%。

  斗鱼创始人、CEO陈少杰带着PDD、女流、YY(66.45,-1.10,-1.63%)F、旭旭宝宝等多名斗鱼人气主播前往敲钟,与其同时,位于武汉总部的斗鱼员工已经开始在小龙虾和鸭脖的包围中“聚众嗨皮”。

  根据更新后的招股书,斗鱼终于扭亏转盈,2019Q1营收14.89亿元,净利润1820万元;总MAU达到1.592亿,其中PC端MAU为1.1亿;付费用户数为600万,付费率3.8%,高于去年年度付费率的2.8%;ARPPU为226元,高于去年的208元。

  曾经的直播“百团大战”和主播天价签约费无情的将游戏直播变成了一项“赔本赚吆喝”的生意,几轮钱烧下来,当初的玩家或并购、或倒闭,只剩虎牙与斗鱼实现了盈利。

  数据来源于小葫芦大数据当然,想分游戏直播这块蛋糕的人并没有少,每天接受老铁感谢的快手,站内游戏直播移动端DAU达到了3500万,超过了斗鱼+虎牙的日活总数,还单独推出了游戏直播平台电喵直播。

  然而游戏直播市场规模又似乎没有那么大。YY创始人李学凌在2018年接受GGV采访时就表示:“(市场)不够大,我觉得最后的情况就是腾讯会将斗鱼和虎牙联合在一起,形成一个整体。”

  营收结构单一、主播议价权高,这是游戏直播平台都在面临的问题。斗鱼除了要向大众证明自己不同于虎牙的竞争力,还要应对快手这种“不务正业”的选手。

  斗鱼当年之所以能反超虎牙,YY游戏直播(虎牙前身)创始人古丰认为很大原因就在于斗鱼砸巨资把行业里的头部主播都签了下来,从源头完成了内容获取阶段的任务。彼时YY游戏直播旗下主播的收入来源只有礼物分成。但斗鱼的出现不仅先给了主播们巨额签约费,还为他们提供了另外一条获取流量的通道。

  内容在哪,用户就去哪。在恶性竞争下,“唯收入与流量最高”的主播自然会无情怀地到处毁约跳槽。在2015年,十几位著名主播从斗鱼出走,并与其他平台如龙珠、熊猫等平台签约。

  而本来慢慢探索似乎可以盈利的游戏直播生意,硬是在主播签约费的水涨船高中变成了“赔本赚吆喝”的买卖。

  直至去年,斗鱼没有一年实现盈利:2018年净营收为36.54亿元,来自直播的收入为31.47亿元,占总收入的86%;成本为35.03亿元,其中收益分享费和内容费成本占比达到79.6%。2016-2018这三年净利润均为负值,分别为-10.67亿元、-6.13亿元、-8.83亿元。

  2016年初斗鱼账上的现金以及现金等价物仅有1700万元,而净亏损为7.83亿,如果不是在2017年11月出让5%的股份给招银国际换取融资,斗鱼的生意就岌岌可危了。

  就算冒着如此大的风险,斗鱼还是没有放弃对人气主播的招揽。今年初,斗鱼高价签约了PDD。这位《英雄联盟》领域的人气主播来到斗鱼第一晚就人气爆棚,目前PDD直播间订阅人数为1048多万,根据第三方机构的数据,今年4月份PDD直播间的流水为2775万。

  斗鱼大半营收与流量都得依靠这样的头部主播,5200名顶级主播在2018年为斗鱼贡献了站直播总营收一般的收入。今年第一季度的扭亏转盈,斗鱼也将部分功劳加到主播身上。与之对应的是,根据招股书,斗鱼“收益分享费”和“内容费”占营业成本比例从去年的75%增长至今年Q1的83%,这意味着斗鱼八成的收入支付给了主播。

  但主播身上有太多的不可控性,毁约跳槽是之一,还有部分没有太高文明素养或政治觉悟的主播可能会因无意识的举动败坏了社会风气而被批评雪藏,给平台也带来了不少风险与损失,例如去年遭央视批评的五五开就是斗鱼上极具人气的主播。

  可以对比的是,虎牙对主播的管理更为成熟,虎牙的主播由其签约的公会负责管理,这种让用户管理用户的公会体系早已在闷声发财的YY直播中经受了多年考验,因此虎牙头部主播违约跳槽、被权威媒体批评等事件的出现率也略少些。斗鱼从2017年年底开始引入了公会体系,但在2018年年底,它才公开承认公会的存在。

  洗牌期后,斗鱼与虎牙的内容、流量获取能力都已经受了市场考验,现在游戏直播平台的突破点在于流量变现能力。

  但主打游戏直播的斗鱼和虎牙还是在慢慢趋于同质化,根据艾瑞指数分析,2018年虎牙与斗鱼在产品内容、用户年龄和性别比例、乃至用户地域分布等方面都极为相似。

  更相似的是,两者背后都有腾讯这个大股东的身影。不仅是投资,位于游戏直播上游的热门游戏内容与赛事版权都无法避开腾讯,它的支持对于斗鱼与虎牙都是至关重要的存在。

  在增强营收能力上,直播收入占比达90%的斗鱼短期内营收增长点依旧得靠用户付费。

  为了提高用户付费率,除了礼物打赏,斗鱼在2017年上线了“贵族”系统,充值不同金额可以享受不同的福利。在此策略下,2019年第一季度,斗鱼付费用户量达600万,比上年同期的360万增长66.7%;ARPPU达226元,比上年同期的149元增长51.7%。2018年年度付费率只有2.8%,今年第一季度付费率则为上升至3.8%。

  今年斗鱼也进行过电竞付费观赛的尝试,2019年3月13日Dota2“梦幻联赛S11”期间,由于斗鱼拥有独家官方直播版权,斗鱼称比赛期间观众需要单独花费6元购买“办卡”道具才能观赛。但此消息得到了很多用户的指责,舆论压力下,斗鱼次日便取消了这次试水。

  游戏与电竞用户的自发付费意识仍然需要一段时间来培养,所以斗鱼在广告、游戏联运业务上分出了部分精力,但在这一业务上,短视频平台早已凭着强大的流量和社交属性掳获了游戏厂商的芳心。

  招股书中,电竞市场被斗鱼放在未来战略的重要位置。游戏与电竞一直都是斗鱼最受欢迎、内容最丰富的栏目,去年斗鱼游戏主播占比为72%,吸引了81%的观众人数。

  而根据国金证劵研究所的不完全统计,去年斗鱼承揽的电竞赛事数量超过虎牙。2018年,斗鱼参加了337场官方锦标赛和活动,承办了85场电竞赛事,还赞助了26个顶级电竞战队,之后他们也将继续加强与游戏开发商和电子竞技团队的合作。

  

  上市后的斗鱼,除了要继续与虎牙“相爱相杀”外,还要警惕移动游戏直播的一匹黑马——快手。

  图片来源于小葫芦大数据同样是“不务正业”尝试游戏直播的短视频选手,相比腾讯系的快手没有游戏版权之忧,直播内容大部分为最受用户欢迎的移动游戏,如《王者荣耀》、《和平精英》,并且快手有极大的用户基数。2019年Q1,在快手AppDAU超过2亿的情况下,站内游戏直播移动端DAU已经突破3500万。

  正如陈少杰在纳斯达克上市现场所说:“今天是斗鱼的高光时刻,但绝不是巅峰时刻。”斗鱼交出的招股书并不算一份完美的成绩单。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 
在线客服

QQ咨询

咨询热线:
4006-02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