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2019年 08月 13日 星期二,欢迎光临本站 公海赌船_欢迎来到公海赌船 



行业动态

光线传媒惨遭各大基金的同时减持

文字:[大][中][小] 2019-08-13    浏览次数:    

  上映11天《哪吒之魔童降世》一句“我命由我不由天”,砍下了超过24亿票房,这个成绩大幅度甩开此前中国动画电影票房第一《疯狂动物城》的15.3亿元,直奔着30亿大关而去。

  中国动画总会分为两个极端,要么被贬损的一无所长,要么动辄扛起中国动漫崛起的大旗。但说到底动漫还是一个产业,产业的崛起和成熟的标志是更稳定的爆款率,若是产出好作品总像是赌博,可遇不可求,那这门生意便还没有形成完整的商业闭环。

  《哪吒》这场盛宴还正巅峰,思考暂且留作后话,背后的投资方光线传媒,借着哪吒之光,这几周却正意气风发。

  自7月15日《哪吒之魔童降世》点映即爆火后,光线%,其场景恰似压中《战狼2》时的北京文化。

  2018年上半年,光线传媒通过出售新丽传媒股权获得22.39亿元投资收益,增厚当期利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其去年上半年净利润为2.26亿元。根据业绩预告,公司2019年上半年非经常性损益为3,000万元—4,000万元,即上半年扣非净利润为4500万元—7500万元。

  2019年上半年,光线上半年票房的影片共七部,总票房为28.16亿元,分别为《疯狂的外星人》《四个春天》《夏目友人帐》《阳台上》《风中有朵雨做的云》《雪暴》《千与千寻》,电影业务利润较上年同期下降的原因,是报告期的电影成本较上年同期有所上升。

  近年来北京文化就屡屡压中爆款,在2017到2019年北京文化先后押中了《战狼2》《我不是药神》《流浪地球》三部少见的国民级爆款电影。这几乎是是所有影视公司们梦寐以求的事情,但是反观北京文化,自2018年开始业绩下滑,今年第一季度甚至出现亏损,其股价更是一泻千里,当前市值不足65亿元,令人大跌眼镜。

  一家影视公司的产品就像是流水线,每一部都投资不小,但是参与票房分成却是有限的,所以一部爆款很难覆盖掉整体的业绩成本,堆高财务数字。

  虽然是头部影视公司,光线近年来也相当不被看好,在《哪吒》爆发之前,光线传媒惨遭各大基金的同时减持。

  一年时间基金减仓光线三分之二,不仅是不看好这家公司的未来,还是对整个影视娱乐行业的不看好。

  根据Wind数据,全市场共有164家文化传媒类上市公司,其中91家均在2018年出现扣非净利润亏损,全行业合计亏损近300亿元,寒气逼人。

  一部《哪吒》或许能短暂提升光线的尴尬业绩,提振市场信心,但拉长到更久的时间维度上,光线还需要很多部《哪吒》。

  光线最初是以娱乐新闻起家,这与王长田的经历有关,创办光线之前,王长田在《中国工商时报》当了4年的记者,随后王长田立誓要做“像样的娱乐节目”。

  光线常在公告中用“电影制作成本上涨”等字眼来解释业绩的不佳。这和它的投资风格有关,光线投电影喜欢大制作大成本,以期保证电影的质量水准。

  光线欠缺的是像战狼系列一样以小博大的作品,但是这需要偶然因素太多,能够冲出来的低成本电影是少数。

  成本高企,投资回收效益低下,恰恰说明中国电影产业链的不成熟,中国电影市场没有像好莱坞一样的成熟产业,边际成本始终难降。

  当听到一部电影要打磨5、6年的时候,一边是佩服制作人员的匠心,背后何尝不是中国电影产业的孤立和生硬。

  没有竞争对手不见得是一件好事,中国动画电影的爆款依旧是可遇不可求的状态,王长田梦想的是做中国的迪士尼,但这条路何其漫长。

  在《哪吒》片尾的彩蛋中,出现了光线年推出的另一部动画电影《姜子牙》,这两部电影同属彩条屋正在打造的一个系列电影——“封神宇宙”。

  这种“XX宇宙”的系列电影名称,不得不让人联想到迪士尼的“漫威宇宙”。早在2014年,光线传媒决定打造内容产业链之时,王长田就提出要打造“中国迪士尼”。5年后的今天,“封神宇宙”横空出世,光线的野心和行动力一览无余。

  迪士尼以动画电影风靡世界,旗下拥有皮克斯动画工作室、漫威影业、梦工厂、卢卡斯影业等一大批首屈一指的影视内容制作、发行公司,但迪士尼早已不是一家简单的影视娱乐公司。

  迪士尼(DIS.N)2018年财报显示,其业务包括媒体网络、乐园及度假区、影视娱乐、消费品和互动媒体四大部分。

  其中,影视娱乐收入占比仅为16.80%,对整体业绩影响不大。实际上,自2008以来,这部分业务收入占比从未超过20%。

  迪士尼建立了一个坚不可摧的商业帝国,仅依靠贩卖内容本身产生的收入占比却极小,单部影片票房对其业绩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反观光线成收入来自电影制作和发行,票房是影响收入的最重要因素。业内普遍流传的一个说法是,当前国内电影制作公司80%左右收入依靠票房分账,是赚是赔就看票房。

  投资电影更像“赌博”,他说:“我没见到过任何一人对票房的预测永远准确,会有很大赌博的成分,

  营收增速是资本市场最看重的估值指标之一。受此影响,光线传媒的股价也不断剧烈波动。2014年转型以来,光线传媒股价呈现出明显的剧烈波动趋势,仅2019年以来其股价历经上涨、下跌、再上涨,振幅已接近40%。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 
在线客服

QQ咨询

咨询热线:
4006-02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