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2019年 08月 06日 星期二,欢迎光临本站 公海赌船_欢迎来到公海赌船 



行业动态

行业内很资深的机构问我做了几年商标

文字:[大][中][小] 2019-08-06    浏览次数:    

  传统行业转型是很多人面临的课题。她就是在传统行业里创新,打造出全新的服务模式,用10人团队服务23万客户,摆脱人的限制,创新、引领行业。

  在知蜜“模式创新”交流会上,她分享了自己的创新方法和心得。一起来看她的精彩分享吧!

  知蜜们大家好,我是权大师创始人孟潭。权大师是互联网+知识产权一站式服务平台,很开心今天来分享我在这个行业里商业模式创新的经验和心得。

  知识产权行业发展了很多年,行业里的大部分创业者基本分为两类,一种是自己的专业能力强,再搭配销售;另一种是自己有社会关系,能找到客户,再搭配专业人士。

  在这个行业,大部分都是传统服务模式,比较单一,团队超过100人就属于规模很大的。

  2015年,我回国进入知识产权行业,也是用传统方式来做。当时定位是高端事务所,我只做高附加值高端客户,不符合我要求的用户,我介绍给其他事务所,自己不接。

  这样树立了在客户心中的高端定位,发展也不错。很多时候,企业自己的定位和用户对你的定位有偏差,就是因为没有取舍。只有基于定位有选择地提供服务,坚持做下去,用户就会很清晰你的定位。

  但不管如何,这还是传统的服务模式。10个人服务10个客户,100个客户就需要100个人来服务。不论如何优化,团队和客户数量始终是成正比的。

  作为专业人士,最好的发展就是提高单小时收费,但不论收费多高,还是受个人精力限制。仅仅是运用专业人士身上的专业价值,就始终存在天花板,比如深夜,人都休息了,企业就是没办法产生价值。

  我就想,是否能够做知识产权服务平台,不管是晚上睡觉,还是白天休假,公司依然有收益,客户依然可以享受服务。

  我开始尝试调整商业模式。在出现挑战时,我就想行业里已有的解决方案绝对不能用,要跳出惯性思维。在我看来,行业发展了这么久,出现任何问题,行业内一定存在解决方案,但用同样的解决方法绝对超越不了更有经验和能力的同行。

  我就告诉自己,我要超越。我要跳出原有的服务模式,不是靠招很多人来做,那我能做什么?我想就做个网站,让客户自己做商标注册。

  在做的过程中,当然也会面临一些挑战。首先就是行业的不透明,我们的选择是在网站上公开商标注册全过程,让用户实时查询进程。

  再然后,就是在商标注册时,很多用户不知道怎么选择品类,在传统服务中,这时候是由专业代理提供建议和服务。我们的解决方案是把第一波用户专注在电商、互联网企业,他们相对熟悉商标品类不需要此类服务。

  所以在商业创新时,前期需要聚焦特定用户,如果一上来就面对全部用户,产品就很难被定位,所以我们选择的是有一定专业基础的用户。

  另外,商标注册是有通过率的,商标局有一套完整的审查标准。一般相似度高的就通过率低,相似度低的通过率高。我们就通过算法呈现出来,通过相同或相似的检索,让用户清晰看到检索。

  就这样,在2017年,淘宝天猫上非常多的客户都是通过权大师注册商标,2018年我们的注册量接近23万件,但这个时候我们后台专业服务人员只有10个人左右。

  权大师也成为了目前中国最大的商标服务平台。初步做到了我最初设想的,即便在节假日,企业仍然在创造收益,不受员工工作状态限制。

  我自己的专业背景是海外专利,我对商标不是很懂。所以有时候从外行的角度,把事情往简单里想,反而容易创新。

  input id=link4 type=text class=fn-share-input value=

  我是专做高端专利,帮企业在海外申请专利,或者海外企业在中国申请专利,收费在中国市场上算是最高级别的了。

  所以,在创新模式的时候,我首先想是专利。但是我做了十多年专利,在我看来用专利切入处处都是问题,没法解决。

  商标我当年没有服务过,就通过自己看书学习。看基础书的时候,是看不到背后问题的,只看到注册商标需要的几个基础步骤。我想这很简单,容易实现,就选择了从注册商标来切入。

  当我做到行业内第一的时候,行业内很资深的机构问我做了几年商标,我说我是从权大师开始做商标的,他们都不相信。

  他们就说你这个主意我们很早就想过了,但是我们认为很多复杂的问题没办法用系统解决,你们怎么就解决了呢?我说因为我一开始不知道有这些复杂的问题,所以反而就解决了。

  当然实际上做到今天,我们的系统已经发展越来越复杂完善。最开始,我们的确是从很简单的角度切入。确实在提供服务时,可以做的很复杂很完善,但可能只有5%-10%的用户会涉及复杂的情境。而当我们简单做的时候,却可能可以服务80%的用户。

  在2015年刚做权大师时,有人来问我,孟潭你帮我做一下专利吧。这对我来说不难,而且可能花两天时间能挣几万块钱,但是我会明确说,对不起,我现在不做这个事,我可以介绍别人。

  创新就意味着要抛弃原来的服务模式。早期身处行业的商业模式创新时,我很明确我未来要的是什么,也许,在做新的商业模式时,早期很难做到规模化盈利,而原本的传统模式会产生好的现金流,但千万不能被眼前的利益吸引住。在做权大师的早期,很多大客户找来,我就会拒绝掉。

  几万一个专利项目,如果我做了,就把我作为创始人的时间精力用在了和商业模式创新无关的事情上,这是很要命的事情。我的时间用在哪里就意味着公司的方向走向哪里。

  如果我把时间用在了服务传统大客户,可能商业模式会走向另一个方向。所以,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会回想最近我的时间用在了哪里。

  到今天,权大师做起来了,我的做法是把原来传统模式资源整合起来,用另一个团队来做,让它在创新体系之外运转,两者千万不能混合在一起。因为服务目标不同,传统服务做的是高客单,人对人深连接;互联网模式追求的是让人的服务越来越轻,规模化增长。

  所以在新的商业模式下,我要做的是把口打开。也许每一单只挣10块钱,当有20万单时,维持团队运转肯定没问题。而当20万单增长为50万件或100万件时,服务成本是不变的。这和传统服务模式完全不同。

  所以,在做商业模式创新时,一定要把创新模式和传统服务分离。舍弃传统服务,即便不舍弃,也要拆分,也要用两支独立团队来做。

  我做知识产权行业创新,如果仅限于这个行业内创新,就永远也创新不了。因为创新,一定要引领行业。

  我的使命是创新这个行业,就一定要走出去。现在我基本只有20%时间用在知识产权行业,比如参加每年核心的国家会议,包括和国知局更高领导沟通行业的最高想法。

  对行业创新有使命感,一定上到了解国家政策,下到其他行业学习借鉴。只有借鉴学习再反哺,才能让这个行业更广阔。

  举个例子,在知识产权传统服务中,大部分的获客方式是圈子介绍和做广告。但是在互联网时代,都在讲流量,拼内容。就像抖音,网红带货,这些都在于内容吸引人,在于KOL的影响。

  权大师也更多的是考虑利用内容进行品牌推广。比如,我们和36氪做知识产权内容,分享在细分行业有什么知识产权问题,可能产生什么影响啊,如何解决。

  我们保持开放的心态和各类平台合作,我们不在意每一个环节和利益都由我们自己买单,很多是由我们来产生内容,我甚至可以不在意内容本身直接带来的收益,只要能树立专业KOL形象即可。

  在做商业模式创新前,我就想的很清楚。我的目标是要做规模化的互联网平台,不能促进规模化的,都放在第二位,即使是盈利。

  要想规模化,就意味着要很多玩家陪我玩。那么在设计商业模式时,不能仅考虑我能获得什么,一定要思考别人能获得什么。

  只有他人有收获,才能和我合作,最后达成双赢。规模化和利他一定要结合。如果不能利他,就不能规模化。越利他,越容易聚集。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 
在线客服

QQ咨询

咨询热线:
4006-026-000